城市部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诚招版主
1.娱乐天地:六个月以来,建筑师一直在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关注微信公众号:【红讯】关注后进入回复:电影 即可获取百度云高清资源+在线观看亲测有效,赶紧
《我们15个》刚开播的时候,小编写过一篇评论,当时就预感他们很快就将面
今日小编要为大家推荐一些梧州环境不错又好玩的酒吧,赶快约上小
梧州夜场排名 导语:酒吧是现代人放松的好去处之一,也是最适合解放自我的地方。在梧州长洲区大大小小的
NO.1 英皇国际水疗休闲美食会所 英皇国际水疗休闲美食会所是梧
https://dss2.baidu.com/6ONYsjip0QIZ8tyhnq/it/u=1553266238,132118788&fm=85&app=2&f=JPEG?w=121&h=7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1606864241/641 4月18日,周立齐刑满释放。 坊间关
3月2日一大早,梧州市苍梧县木双镇镇政府门前,3
新婚姻法中国实行一妻多夫制是真的吗 不是真的。现行《婚姻法》规定:第二条实行婚姻
QQ宠物停止运营,玩家难掩不舍之情 先来看看玩家
多用来吐槽2018年夺冠大热球队频频爆冷。阿根廷战平冰岛、卫冕冠军德国队
国光电器 股份有限公司 GGEC-LOGO-2 关于梧州恒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减少注册资本的公告 证券代码:002045 证券简称
随着这几年国家对环保以及安全的重视度提高,过年不让放鞭炮已经形成常态,特别是在一些一、二线城市,春节鞭炮已经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http://images.xiaoca
日前,梧州市长洲区公安分局成功打掉了一个电信诈骗犯罪团伙,捣毁犯罪窝点3
家里可以没一部小车但绝对不能没一部电动车相信不少人赞同这句话但电动车,也不能“放飞
夸夸群是什么东西http://video.sina.com.cn/share/video/283851940.swf  神仙吵架!清华北大史诗级辩论
春节临近,一场人口大迁徙也来了。 2月1日,根据腾讯地图、腾讯位置服务发布的《
熔断机制(Circuit Breaker),也叫自动停盘机
这个话题相信很多小伙伴们都想了解吧
百度搜索引擎“不死”的奥秘?至于这奥秘是什么
据报道,张一鸣创办的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将发布一款社交产品,有人说它会叫“抖信”,也有人
变了质的瓶子是该整治了,有什么看法呢?微信还有哪些功能要整改?
比如数学/物理定理、经济学原理、思维逻辑……或者
在疫情期间失业了,可以领取失业金的待遇吗?疫情期间发生失业的概率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在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icArG53tLJPQJhNGJNw6vibpSLNAeblR7yE8NEGulpNUYYeoT5GhpoeeedOZ48YNicJuvwdFLMqg
其实在这里面,也只有周大福跟周生生是名副其实的姓“周”,其他两家并非如此,一起跟小编来看看吧。 周大福是郑裕
长洲区率先在梧州市范围内设立“民意接待厅”,畅通诉求渠道,及时解决问题。 “我们小区那里
近日,长沙某酒吧品牌部组长在群里通知事情,一员工回复 手势被批 " 不
这些年,我周围有不少朋友步入中年,买房、结婚是绕不过去的2个词。 但是,也会有
一时间引起了各路网友的议论纷纷“学校里的神兽都下山觅食了
为中国转发!中央档案馆公布12分钟珍藏版开国大典影像
随着国家对农村公路的重视如今,农村里家家户户大多有了水泥路https://inews.gtim
近日,万达广场进驻梧州高旺的消息一直霸屏着梧州人的朋友圈然而,高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
有几个地点同时开工:河口村的新村、湴垌、水浸垌一带,贤德村分
随着人类对网络速度的要求,6G一定会
温馨提醒:本广告位仅需每天3元 订位QQ:641043815 祝贺本站获得首次融资100万 为扩大力度本站发展继续招股中...没有资金的网友可通过推广获得分红股份 温馨提醒:用你的QQ号就可以登录梧州论坛,最具人气社区 发表你身边的人和事分享给大家 ”家乡人“正宗重庆酸辣粉梧州区批发请联系 13737878427
查看: 692|回复: 0

“打工是不可能的”周某出狱:传言要做网红直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18 17: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18日,周立齐刑满释放。
坊间关于他的传言早已沸沸扬扬,有人商量着接他,也有人分析疫情期间,考虑人员聚集问题,在监狱出口守着等他的人们注定会失望。
呼声最高的是他出来以后做直播,当真正的“网红”。但这个说辞目前还不能下定论,周立齐的小弟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这个要等他出来再说,看他怎么决定。”
只是,他的“走红”原本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2012年,因盗窃电瓶车被抓,一只手被拷在窗户上,周立齐面对南宁电视台镜头,说出了一句他自己可能也意想不到的话,“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这几天,周家兄妹安排生病的父亲住院,周母一如既往种花浇菜。大姐在家庭和工作之间来回,小弟全权代理周立齐和传媒公司的“合作事宜”。
看似井然有序的安排下,实则暗流涌动:母亲常年神志不清,只能做这些简单的活;家里没什么劳动力,父亲的医疗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压力。
大姐周虹(化名)认为,周立齐走上歪路是因为被人带坏,他本性不坏。她也感叹,周家,是吃了没文化的亏。而这份亏,和贫穷息息相关。

【1】旧平房
4年半已满,周家并没为周立齐出狱做太多准备。
在离南宁城区三十公里远的村子里,从进村大路拐进小路,穿过几栋红砖楼房,其中一座略显破败的平房,刷了白灰。因为落了薄厚不一的灰,看起来脏旧,窗户只有木框架没有玻璃,旁边挂了块布就当窗帘,没有木门,亦是挂了块布。
这里是周立齐的家。和周围的楼房比,这栋房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入室,平房的大厅里摆了一张圆桌,上面是用不锈钢盘装着的菜,肉切得很碎,酱油很重。桌旁有一张淡绿色皮沙发,边角的皮都磨掉了。
往里走是五间大小不一的房子,衣服被子交织堆在床上,床单被套都很有年代感。从屋内往外看,院子里放了许多长短不一的木材,前面是一小片菜地和养家禽的地方。
有个老妇人站在那儿很久不动,冲她打招呼,她就和蔼地笑笑。她是周母。
再往前,是更显单薄的三间房子,其中一间是周父的房间。屋子没有门,到了晚上风直接可以往里灌。屋里摆着一台大音响。
这个家,并没有周立齐专属的房间。“他回来想住哪间住哪间。”周虹说。
周家共6个兄弟姐妹,周立齐排行第五,上面依次有一个大姐、二哥、三姐、四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母亲常年神志不清,大姐早早担起了家里女主心骨的位置。周虹现在四十多岁,在南宁工作,隔三岔五回家看望,“买点菜回来,弟、妹和妈妈一样不想事。”
她口中的“弟、妹”是周立齐的二哥和三姐。
二哥和三姐都很是腼腆,问及他们对周立齐的印象,两人都是笑着不说话。因为这些,虽然周虹的户口已迁出去,但还是持续为这个家操心,而这份操心,从她小学还没毕业就已经开始了。



【2】没文化
很久以前,周家日子还可以,是村里第二个拥有电视的。因为周父相信“多子多福”,一连生了好几个孩子。
在周虹读四年级的时候,父亲便不让她读书了。
她不听,偷拿了父亲放在奶奶屋里用来买米的钱去交了报名费,硬是读了五年级。
但是学业不佳,最后没读完就出去打工。周虹自嘲,她是家里几个兄弟姐妹中学业最高的。
“我们在那读的书。”周虹手一挥,指向村里某一个地方,他们的学校已经不复存在,那个方向建起了一个新的小学。
小弟说,周立齐没读完小学。他似乎不是很想谈及家境,说放弃学业的原因,“年纪小,爱玩,不想读就不读了。”
直到现在,周虹仍觉得他们一家吃了没有文化的亏,包括周立齐在网上的那些言论,都是“不经脑子的”。
小时候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周虹想了想说,那时候奶奶还在,一家九口人,晚饭炒了4碟五花肉炒辣椒,转眼就抢得干干净净。
“那时候,弟弟们没有凉鞋穿,村里人说你们小孩身体真好,光脚走路都不会感冒的。”周虹回忆,在她看来,这种“夸奖”听起来刺耳。



【3】不像家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周家的兄弟姐们也很早就开始帮家里人干活了。
周虹记得有一次收稻谷,周立齐才八九岁就要下田帮忙,他不会用镰刀,割到了自己的手,在那里哇哇大哭。
孩子多,父母当时没有精力好好照顾每一个。
周虹说,虽然都是干活,但是父亲对女孩子要严厉一些,她最大,干的活儿也最多,做不好还挨打。
有一次她打算把自己辛辛苦苦种的莴苣拿去卖,换钱买卫生巾。然而父亲不让,还把莴苣一筐一筐的送给姑姑,把周虹气得够呛。父女大吵,父亲动手打了她。
在周虹的记忆里,父亲似乎从没对儿子动过手。
这种对待子女不同的教育方式,让周虹委屈。母亲又不想事,她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重担,虽然无数次想离开原生家庭,甚至想一死百了,但周虹还是顽强地坚持了下来。
和她一样活下来的,还有成长方式不尽相同的弟弟妹妹。
周虹比最小的弟弟年长11岁,年龄差导致思维的不同,亦成为几个兄弟姐妹偶有争执的原因之一。
小弟认为,兄弟姐妹之间有争执很正常,大家对彼此还是很好的,周立齐就对他很好,会经常关心他过得怎么样。



【4】忙生计
因为早早辍学,周家兄弟姐妹很早就步入社会。
一开始,周家也想着大的帮助小的,一起奋斗把日子过好。周虹工作的时候,就带着最小的弟弟一起工作过。
干活时,小弟做工不认真,赚不到钱。比如他水龙头也不关,任由水哗啦啦地流。于是他找大姐借,借5块。
“我没借。”周虹记得很清楚,她不借,是因为想让小弟知道钱来之不易,要懂得珍惜,不能惯着他。
但是她没有和小弟解释缘由。在小弟眼中,他接收到的信息是自己在困难的时候,大姐见死不救。至此小弟恨极了大姐,二人关系一直很差,直到近几年才稍有缓解,逐渐开始说话。
这些年大姐走南闯北,卖过保险,做过微商,努力赚钱。除了要照顾自己的家庭,还要补贴娘家,时常入不敷出。
其他的弟弟妹妹,虽然也有着各自的工作,但是各中曲折一言难尽,总之都是断断续续。
就像周立齐,08年左右,他经亲戚介绍找了一份开挖机的活儿,经常忙到很晚,或者在很高的地方作业,又险又累,一个月的工资4000左右,这让他觉得没有奔头,就离开了,然后又去广东工作了一段时间,也不怎么样,最后又回了广西。
周家人似乎一直在东奔西跑,各自为生活寻找出路,却仿佛从没能存下钱,让自己过得体面一些。



【5】电动车
周立齐所在的村庄,有不少农田,村里人一直靠务农为生,但是仅靠务农,收入很有限。
当地村民称,这里的年轻人从学校毕业之后,大部分都会出去打工,一般都是去广东,或者南宁市。
在本地年轻人眼里,南宁打工,一个月的平均收入不过两三千块钱,而消费水平却和北上广差不多,打工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周立齐没有什么稳定工作,亦存不下钱。周虹分析,导致弟弟走歪路的,和一个叫“平果仔”的人有关。
她说,“平果仔”是平果县那边的一个混混,所以大家就叫他“平果仔”。周立齐跟他接触多了,就被带坏,想不劳而获,想捞快钱。
近些年,电动车成为南宁十分普遍的交通工具,车多了,盗窃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本地流传着一句笑话,“没有被偷过的电瓶车都不是好车。”基于这种现象,周立齐走上盗窃之路,并选择偷盗电动车,似乎也不难理解。
2014 年 10 月 17 日凌晨,周立齐找人借来了液压钳、电子钥匙等作案工具,和农某相约盗窃电动车。农某放风,他来开锁。
那一天,他们偷的是雅马哈牌电动车。经鉴定,价值 1690 元。二人将车辆盗走,将作案工具归还,没多久就被民警和车主抓获了。
服刑8个月后,周立齐“卷土重来”。2015 年秋天,是他 " 丰收 " 的季节。8 月 14 日凌晨,他伙同另外二人,盗窃了共五辆电动自行车,价值 10652 元。次月 24 日半夜,他又盗走一辆价值 2392 元的五羊牌电动自行车。
至今,这 6 部电动自行车尚未追回。判决书显示,均被他们销赃,得款后全部用以挥霍。
广西南宁电视台曾对他进行采访。面对镜头,周立齐一只手被拷在窗户上,一脸 " 诚恳 " 地说," 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
小弟回忆,周家知道周立齐因盗窃被抓之后,也曾说过他。那是一次晚饭,父亲当着家里人的面和周立齐说,让他干点正经事,不要再做这些。
周立齐听着,点点头。



【6】村里事
“我不知道周立齐学没学过和电瓶车有关的知识,但是弟弟们脑子都挺灵活,一台收音机到手里,没人教,他们不一会儿就能拆能装。”周虹说。小弟也证实了这件事,除了开挖机,周立齐没有受过其他专业训练。
因为常年在外,周虹并不是很清楚周立齐成长的详细过程,她甚至不知道周立齐什么时候被抓,被抓了几次。
她对周立齐的印象是“讲义气”,还谈过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但是没有珍惜。她觉得弟弟没什么文化,很容易被人带偏,走歪路,都怪那个“平果仔”。
对此,周虹也有些愧疚,她觉得如果自己能多照顾周立齐一些,即便不能大富大贵,但也会和今天的境遇有很大不同。
因为家境贫苦,再加上周立齐的事情不甚光彩,村里人瞧不起周立齐家。在有些村里人看来,虽然周立齐家孩子很多,但照旧过得不怎么样。
大姐照顾家里颇多,也惹人非议:一个出嫁的女人还管这么多事。
这一对比显得其他孩子好像没做什么,让小弟觉得很没面子,为此也和大姐有过微辞。但另一方面,亲戚也在尽力帮助着这一家人。
当初推倒瓦房建平房的时候,周父并无这么多积蓄,是他的兄弟们帮着一起把房子建起来的。平时叔叔婶婶也会来家里唠唠嗑,能帮则帮。
因为周立齐的事,近段时间经常有人拜访。外地人请村里人带路,有村民收了500块钱引路费,被小弟知道之后,骂了那人,让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如今,在村里打听周立齐家,村里人匆匆回答,“不知道不知道,你去问别人。”
周家就这样,在一个复杂的关系圈中生活,他们对生长的地方,有恨,也有爱。



【7】周家人
周父现在已80来岁了,早年因为中风,身体行动不便,身体一直不是很好。
大概一个月前,因为身体不好,有点喘不过气,不得不住院吸氧。
四弟让大姐支付医药费,大姐说现在已经在刷信用卡了,没钱再拿得出来。但虽然这么说,还是想办法把医药费付了,毕竟是一家人。
后来大姐发现四弟因为周立齐的事和网络公司谈过,并收过了一笔费用,意味着他那时候手上是有钱的,二人为此有过争执。
这么多年,周父的医药费从没说由几个孩子固定分摊,都是谁有钱就让谁支付。
周家虽然有十亩田,但是现在没人务农,一年的收入捉襟见肘。周父一年的医药费不算很多,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周虹买东西,习惯性去批发市场,因为那里东西便宜。有时候打特价的衣服她都要讲讲价,能少一块是一块。而给弟弟和儿子买衣服,她却也会选择买质量好的。
家里的平房之前盖的是一片片的瓦。房子漏雨,七八十岁的周父,自己还爬到房顶去换瓦。
“你能想象一个老人站在房顶上吗,我回家一看见腿都打颤。”经历此事,周虹把家里的瓦全部换成了大片大片的水泥瓦。
周父病了之后,她也是鞍前马后地照顾着,这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女人,心中对父亲是恨的,这份恨意慢慢被时光磨灭,现在周虹不能说不恨,而是,“接受了”。



【8】只能打工
对于弟弟成为“网红”一事,周虹表示不解。
看过周立齐走红的视频,她身边的朋友戏谑发问,“他怎么想的说出这些话?”这时,周虹露出少见的不耐烦的神色,停顿了一会儿,她说,“他没文化啊,说话不过脑子的,不要笑话他。”
而小弟则觉得,“哥哥说的话很幽默。”在小弟的印象里,周立齐经常说出这些风趣的话,他喜欢和玩得来的人相处。
对于“网红”,小弟的理解是“粉丝多”,他认识的网红,是几个短视频平台里粉丝几百万的主播。小弟觉得,周立齐能成为红人,可能和他的幽默有着偌大的关系。
然而他们都没有因为周立齐成为红人而感到高兴。平时,周虹很少主动和他人说起弟弟周立齐,她担心周围人知道后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和朋友的交往。
对于玩得很好的朋友,周虹也只是会说有个弟弟要出狱了。朋友看得出来她有心事,但周虹一贯雷厉风行,她不主动提及的事情他们也不问。
网上有很多人说要去迎接周立齐出狱,小弟一听就摇摇头,“不可能去的,疫情期间也不让聚集。”
至于那句“这辈子不可能打工”被捧成“名言”,落入现实,却是周家各个都在打工。周虹解释,自己也想过开店做生意,但家里拿不出钱,租金门面都很贵,只能回去继续打工。



【9】去探监
去年,小弟带着父亲去看过周立齐,因为很久没见了。
去之前,小弟征求父亲的意见,毕竟他七八十岁了,去一趟挺折腾。父亲听完连连说,“去去去。”
“父亲一直很挂念哥哥。”小弟说,他觉得周立齐和家里人的关系一直很好。
探视的时候小弟和周立齐聊了他走红的事,周立齐表现挺淡定,“红了就红了呗。”小弟还和他说了有公司想签他,周立齐也只是说:“先了解着吧。”
后来大姐周虹也去看过周立齐,见面的半个小时里,她看到周立齐剃了头发,胡子也刮了,和以前的形象有蛮大区别。
大姐跟他讲道理,劝他出来后好好做人,周立齐听着,一言不发,只是点头。
聊到最后,探视时间到了,周虹要走,周立齐才说话,叮嘱她好好照顾父母。这时候大姐看到,周立齐眼里蓄着泪花。
“怎么说都是一家人,血浓于水。”周虹说,她觉得周立齐像长不大的孩子,他犯过错,但也不是很大的过错。这个弟弟继承了父亲的好处,心底里是善的。
在周虹看来,浪子回头金不换,只要周立齐出来后向善好好做事,就是好的。
至于担不担心有前科受到不公平待遇,周虹说:“偏见肯定是有的,但是能回头是岸就好了,不能因一个人的出身而否定自己,要靠后天努力。”



【10】有可能
其实早在去年3月份,就有传言说周立齐要出狱了。
从那个时候起,就不时有“网络公司”来找周家找人,商讨怎么“包装”周立齐出道。
这几天,周立齐即将出狱的消息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来找的人越来越多,陆陆续续已经来了十几拨。
小弟现在全权接管这件事,为此他个人账号的头像换成周立齐走红视频的截图。
“有很多公司找来了,发展的方向也很多,合作都是三五年起步,有说能把哥哥的粉丝涨到几百万的那种。”小弟说,但是目前还没有和哪家公司谈妥,“要等哥哥出来,看他怎么想,尊重他的意见。”
因为疫情期间,担心人员聚集,当地司法部门和周家说他们会把周立齐送到家里,不需要他们去接。
考虑到周立齐刚出来,可能对外界有担心,小弟还是决定亲自去柳州接哥哥回来。他还专门给哥哥买了一身新衣服。
周父现在病情有所好转,他昨天和家人说想出院回家,可能是因为知道周立齐要回家了。
等周立齐出狱,周家会为他做点仪式接风洗尘,也许还会和曾经的朋友一起在家里吃个饭。之后如何抉择,周立齐的朋友分析到:“应该不会在家待很久,可能过个两三天就去南宁了。”



在周虹内心深处,无论周立齐最后选了什么样的道路,她都希望他能积极进取,好好过日子。周家至今没有一张全家福,但也有一些美好的回忆。
周虹谈起:“小时候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一起去镇上玩,走半天的路去,玩够了再走半天的路回家。那时候感觉很快乐,从来不觉得路程遥远。”
“老爸房间有两台音响,是弟弟们搬回来的。刚搬回来那会儿他们几个总是放很大声的音乐,震得房子都在摇,后来被爸爸拿来听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猜你还喜欢
抖音快手加速下沉之后,京东极速版也来了
抖音快手加速下沉之后,京东极速版也来了
互联网大厂加速下沉,仍围绕着“小镇青年”“极速版App”“功能简化”几个关键词展开
赢了世界,却输给了中国!世界首富带6万亿资产,宣布撤离中国市场
赢了世界,却输给了中国!世界首富带6万亿
提起贝佐斯可能有人不太熟悉,但提到亚马逊这个电商平台,大家都听说了。贝佐斯便是亚
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日本损失会多惨重?
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日本损失会多惨重
透露,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而有关细节将在未来四周内制定。
古特雷斯:2050年全球35亿至44亿人的用水将受到影响
古特雷斯:2050年全球35亿至44亿人的用水将
3月22日是联合国确定的“世界水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当天表示,如果不立即采取
非法改装货运车辆?梧州这群人摊上大事了
非法改装货运车辆?梧州这群人摊上大事了
非法改装的货运车辆在道路上行驶时存在着较大安全隐患,改装后的超载车辆是“小马拉大
继淘集集之后又一电商平台倒了!创始人卷走260亿!
继淘集集之后又一电商平台倒了!创始人卷走
据北京时间财经,广州市天河区公安经侦大队人员确认,经侦已经受理易网购集资诈骗案,
新一线城市争人才:允许大专生落户后又瞄准职校生
新一线城市争人才:允许大专生落户后又瞄准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学生小邱明年研究生毕业,最近一直在找工作,面试基本都在北京,但
酒店竞拍知名女明星“余温房” 广告语低俗超污
酒店竞拍知名女明星“余温房” 广告语低俗
“有趣”跟“低俗”的界限也容易被模糊,很多靠“卖污”博眼球的企业或个人,最终很容
“港独”头目:你们先闹着,我去美国上学了
“港独”头目:你们先闹着,我去美国上学了
当地时间14日晚,“港独”头目罗冠聪更新了一条“朋友圈”,称自己已抵达美国纽约,准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从2014年到现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QQ|梧州在线|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城市部落_梧州第一人气社区_中国BBS社区100强 ( 桂ICP备15004248号  

GMT+8, 2020-7-9 07:25 , Processed in 0.746004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